人民币汇率剑指何处?中后期双向弹性震荡 偏升为主
时间:2020-07-22 16:26:08    查看次数:

伴随我国股市飘红,人民币(7.0057, 0.0246, 0.35%)也大幅升值走势,76日在岸人民币汇率一度升值至7.0172元,收官于7.0189元,离岸人民币一度升值至7.0054元,收官于7.0123元。人民币汇率刷新4个月新高,短期波动看似情绪及资金投机诱导为主,实质逻辑清晰,阶段性和周期指向调节性和修正性十分清晰。bc90-iwasyeh8116566.png1cae-iwasyeh8115562.png

人民币升值归因内外趋同性

人民币汇率升值根源在于我国疫情防控相对有力及经济整体平稳。因疫情导致世界多国陷入经济萎缩危机困境,动用宽松的货币政策及扩张的财政政策以提振经济成为共识,我国同样通过降准、公开市场操作及发行特别国债、地方政府专用债等方式保障充足的货币供给,以提高市场人民币流动性。

从政策结果来看,当前我国通胀数据稳定在2.4%的常规水平;制造业及非制造业PMI数稳定在50荣枯线之上,且呈逐步恢复态势;就业数据同样在可控范围之内;而经济核心数据GDP增速有望在经济“重启”后获得改善。对比来看,美欧等国疫情防控效果稍弱,经济进一步衰退风险已现,同时因其货币政策较我国更为宽松,以货币为基础资产已有收益下滑迹象,这或暗含经济复苏后的高通胀与低通缩风险,从而间接衬托人民币资产成为“避险资产”,跨境人民币需求旺盛,供不应求导致货币技术升值如鱼得水。

另一方面,地缘政治对人民币升值牵动亦是关键。随着我国经济、政治崛起,在国际关系上与以美国为首的国家多有争端,外部抑制我国经济发展已被美国多次提及。特殊时期外贸干扰则是核心,手段先是美国通过技术“调节”美元汇率相对贬值,促使人民币被动升值,其次,配合政治引导与我国对抗妨碍香港金融市场稳定,从而干扰人民币跨境市场流通,导致离岸人民币升值。

人民币双向弹性底气充分

从中长期来看,当前人民币升值并未脱离我国“保持人民币汇率双向弹性”的基本思路与政策基调,人民币调节外部冲击能力增强,央行货币增发配合需求扩张最终维持了人民币对外及对内价值稳定。目前看,上半年人民币对CFETS货币篮指数和美元指数(95.3322, 0.1721, 0.18%)分别升值了0.6%1.0%。随着下半年美欧等国家疫情防控效果提升,其经济复苏速度或将超出预期,人民币资本比较优势也将有所降低,人民币外部需求导致的升值或将有周期性缓解,资本回流将带动人民币贬值。

此外,随着全球贸易逐步恢复,为促进我国贸易恢复,央行货币政策或将间接调节人民币汇率贬值。同时市场考虑到年内货币增发带来的通胀压力,下半年后期逐步调节境内外货币流动性,或将抑制人民币升值。值得警惕的是:当前美元极致升贬对人民币下半年影响仍将持续,受美国大选、美债周期因素及贸易多重因素影响,人民币贬值周期中的被动微升仍难避免。

综上所述,当前人民币升值是对上半年贬值的修正,预期下半年货币走势仍将维持稳定,中后期双向弹性震荡偏升为主。而其中暗含的不稳定因素在于内生经济恢复受干扰及外部疫情防控效果不确定,若疫情在下半年仍旧困扰全球经济发展,不排除各国加码货币宽松政策,届时全球性通胀预期情绪或将促使流动资金涌入人民币资产市场,为人民币汇率提供支撑,预计年内在岸人民币汇率6.9元为升值重要抑制节点与参考关口。

 

 

信息来源:新浪财经